九五至尊棋牌

碳汇基金 > 业界动态 > 公益组织动态 > 正文

云山故事 | 天行长臂猿命名人范朋飞首次公开讲述发现历程 (下)

媒体:原创  作者:云山保护
专业号:
2019/8/24 0:12:53   

本文整理于范朋飞2月24日于中山大学的讲座,范老师也是云山保护的创始人和理事。

 

* 三次种群数量调查对比:说明很多问题 *

 

2007年我刚接触天行长臂猿时,主要想做行为研究,但就像我之前介绍的,我开始去研究这个物种时大家对它几乎一无所知,就像我们现在对穿山甲的了解,不知道哪里有,有多少。

1994年兰道英老师做过一次白眉长臂猿的种群数量调查,当时他认为可能在50到100群之间,数量大概200只,但他当时的调查不是很全面。

08,09年我去调查之前收集了一些历史资料,看看我们国家历史上哪些地方有长臂猿,把可能有的地方全都去调查了一遍。

整个调查期间,我们也就发现30多群,另外还有8-9群是老百姓在访谈时称在我们来之前他们听到过鸣叫,于是我们就把这些老百姓听到而我们没听到的群也算了进来,即使这样,我们国家的天行长臂猿大概不到50群。按照平均群体大小3.3来算,很乐观地估计,这个物种08,09年在我国不到200只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1985年昆明动物所杨德华老师做的调查、1999年兰道英老师做的调查和我们08,09年做的调查结果。

 

 

光看这个数字大家可能以为过去二三十年长臂猿的种群数量是稳定的,但实际上并不是。

比如盈江的孟弄、昔马、旧城和姐茂这四个乡,我们去调查的时候就没有了,灭绝了;有些85年还有长臂猿的区域,兰道英94年再去的时候也没有了;还有些地方曾经有二三十群的,我们去的时候就只剩十多群,有接近十群的我们去的时候只有三四群了。

只不过是这三次调查取样的强度不一样,调查的区域也不一样。

比如说,我们当时去盈江县苏典乡时,随身带了一些宣传品准备做一下长臂猿保护的宣传,但到了之后发现这个乡连集市都没有,因为人太稀少都没法赶集。我们只能一个寨子一个寨子地去调查,去到的最远的地方下车后还要走上6个小时。

我看了兰道英老师的考察报告,当时他是用骡子和马驮着物资去考察,我估计他最多能坚持十多天食物就要耗光,这样推测,我们现在能到的很多地方他当时都无法到达。但他当时在苏典乡就发现了二三十群,而我们深入到中缅边境线上也才发现十多群,所以这个种群下降的速度是非常明显的。

 通过对比种群数量,大家还可以看到很多小种群已经局部灭绝了,还有另外一些小种群数量在不断下降。

 

* 草果种植带来了多少威胁?*

说到天行长臂猿现在面临的主要威胁,在小范围内可能还存在偷猎,但最主要的威胁是栖息地的丧失和质量退化,以及小种群的影响。草果种植是导致栖息地退化的主要原因之一。

草果是一种喜阴的多年生草本姜科植物,为了种草果,老百姓会把林下的灌丛、藤本都清除了,但不把树全砍光,因为如果砍光了,草果在旱季会被阳光直射晒死,所以他们就有选择性地修剪一些树木。

 

从外表看起来,这个森林可能没变化,但实际上里面只剩一些大树,小树苗还没机会生长就被人清除了,森林没机会更新,等大树死后,这些林子就会出现非常大的林窗,但老百姓不会再去把树种上。

为了详细研究草果种植对天行长臂猿行为的影响,在调查的基础上,我们计划选择两个有长臂猿分布的地点进行对比研究,一个地方是有草果种植的区域,另外一个地方则是尽量没有种植草果的。

 

4个月的坚守付诸一旦

这是我们选择的第一个地点,高黎贡山的大塘乡。

 

 

这个监测站的“一砖一瓦”都是我和几个向导亲手建的:自己搭起架子,从山上拖来竹筏做墙,再往墙上搭起茅草就算完工了。

在这个简陋的茅草房里,我们还挂了一张长臂猿的宣传画。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地方有一种非常有名的植物:高黎贡山大树杜鹃。杜鹃一般是比较矮小的灌木,但是大树杜鹃最高可以长到28米,是世界上非常有名的树种,世界上的一些植物学家、园林园艺学家都想尽办法想亲眼一睹大树杜鹃的英姿,而这个物种只生长于高黎贡山。

从我们的观测站进去一两公里就有一小片大树杜鹃林,每年开花时节有多达1000多人来观赏,而我们的观测站正好在半路上,所以很多人来看花时都会在我们这歇脚,喝茶,于是我们就挂了一幅海报来宣传长臂猿的知识。

非常不幸的是,才过了4个月,我们研究的一群长臂猿就被人打了。我们进山来的4个月里都没有听到过枪声,但一天不知道来了几个猎人,打了4抢,整个长臂猿家庭就没了。他们来打猎长臂猿也是有目的的,可能家里有亲戚朋友得了癫痫,要用长臂猿去“治病”,不然一般人知道我们住在这里,是不敢来的。

枪声过后,长臂猿不见了,但我们还不死心,幻想长臂猿是不是躲到其它地方去了,也不敢鸣叫了?我们在这个地方继续留了6个月,但再也没见过这家长臂猿,这一家长臂猿可能真的已经命绝枪口了。没办法,我们只能把这个研究点放弃了。

 

舍于种群太小

于是我们来到了赧亢。这个地点条件不错,靠近公路,后勤非常方便,保护区在这里建了一个很好的研究站。

 

 

可惜这里的长臂猿种群特别小,2008年3月调查的时候只有3只,一雄一雌组成一个家庭,另外有一只雌性独猿。这对夫妇本来有个孩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在2008年3月之前死掉了。后来他们又在2008年11月生下了一只小猿。

2010年我们回到赧亢的时候这个家庭有三只长臂猿,2012年12月他们又生下了一只小猿,现在这个家庭有4只。

可惜的是这个种群已经和其它种群完全隔离了,在过去10年的时间中没有任何长臂猿迁到这个种群,那只雌性独猿现在仍然独身。她的年纪可能比较大了,因为长臂猿10岁左右性成熟,2007年她至少10岁,现在至少20岁了,如果在未来几年她还不能找到配偶,估计就要孤独终老。她的眼神里总是充满了哀伤!

 

 

因为这个地方的种群太小,不适合进行长期的科学研究,而且我们的实验设计需要找一个没有草果种植的地点进行对比研究,所以我们去了第三个研究地点:板厂。

 

2间茅草屋,2群长臂猿

 

这就是我们在板厂的研究基地。别看只是几间小茅草房,也花了3,4万块钱才建起来,因为这里在保护区内,不通公路,物资运输很不方便。当初建的时候,我把它承包给了一个当地人,他非常聪明,在山脚下买了别人的一个牛圈,把牛圈的木头拆了,一根一根用骡子运上来搭了房子的框架,然后又用竹子做了墙。

从12年3月到现在5年多的时间,我们在这里主要观察两群长臂猿。这里的长臂猿以前面临着比较大的狩猎压力,习惯化非常困难,其中1群花了5年的时间还没有完全习惯化。

 

* 草果种植让它们生存得更艰难 *

通过这三个地点8年的野外观察,我们收集了大量的数据。

通过监听长臂猿的鸣叫我们发现,草果种植对长臂猿的鸣叫行为并没有明显的影响,但如果有打猎,有枪声,长臂猿的鸣叫频次就要显著地低于其它没有枪声威胁的群。

在草果种植区,长臂猿花更多的时间吃东西,花更少的时间休息;吃更多的叶子,吃更少的果实。这是因为种植草果长臂猿的食物树被砍掉了一部分,果实减少,所以长臂猿被迫吃更多的叶子,而叶子的能量不如果实,所以取食的时间变得更长。

通过研究它们每天的觅食距离我们还发现,在5-8月这几个果实理应非常丰富的月份,草果种植区的果实却非常少,长臂猿不得不取食更多的树叶同时缩短移动距离来节约能量。

另外,草果种植区的长臂猿要睡得更晚,因为它们要花更多的时间觅食,要移动更远的距离进入合适的过夜树,它们进入过夜树的移动速度也更快。

换言之,为了应对草果种植导致的栖息地变化,长臂猿的行为出现了一些适应

整体上来看,种植草果还是给长臂猿带来了一定负面影响,但长臂猿没有在草果种植的区域灭绝,说明这种影响程度可能是可以接受的。相较之下,与草果种植相关的人为活动对长臂猿的影响更大。为了种草果,有些老百姓直接住进森林里,他们通常还会带狗一起进山,狗看到动物就追,狗吠会严重惊扰长臂猿。

此外,通过这几年的研究,我们发现天行长臂猿的繁殖率非常低。我们在赧亢和板厂做了8年的种群监测,只有一只长臂猿生了2胎,一胎是08年11月生的,另一胎是12年12月生的,我们本来期待她16再生一胎,但直到现在也没动静;另外一只长臂猿11年底生了一胎,现在这只小长臂猿都5岁多了,但母长臂猿也没再生一胎;还有另外一群里的母长臂猿09年生了一胎后就再没生了……可以发现,在高黎贡山,长臂猿的繁殖间隔要远远长于其它区域的长臂猿种群。

 

* 十年回顾 *

总体回顾,这个课题我做了10年,在3个地方开展过研究,我博士毕业后的大部分时间和经费都投在这个项目上,前后有5个硕士和5个本科生,10多位向导参与其中。

10年的研究,我们见证了偷猎、小种群、栖息地退化、繁殖率低下等各种因素对天行长臂猿的影响,这也是濒危动物保护所面临的共同难题。10年过去,我们只发了8篇文章,其中6篇发表在SCI期刊,成果不算丰富,文章也多次因为样本量小而被拒稿。最轰动的要数新种发布,但这却是我最初做研究的时候没有预料到的。

濒危物种的研究和保护不易,样本量小,习惯化要花极大的精力,因此想出成果非常困难、漫长,可能你在一个点工作上6个月,一声枪声就让你6个月的工作化为泡影,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中国研究濒危物种的人很少的原因。

但这样的工作不做不行。天行长臂猿我们研究了十年,现在这个物种受到的关注比十年前多太多,越来越多的朋友为这个物种的保护奔走呼吁。让我比较欣慰的是这个物种的整体种群数量是比较稳定的,这也让我坚信这十年的付出是值得的。在野外工作虽然辛苦,但也有意思,到大自然中看到各种各样的风景,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对生命可能都会有不同的感悟。

今年我们还将进行一次新的天行长臂猿种群数量调查,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云山保护公众号对调查的跟踪报道。

 

 

欢迎有兴趣的同学加入中山大学行为生态与保护生物学课题组,联系方式fanpf@mail.sysu.edu.cn,联系人范朋飞。

 

感谢所有关注和支持天行长臂猿保护的朋友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高黎贡山保护区保山管理局,中国绿化基金会,Rufford Small Grants,云南省应用基础研究项目,大理大学,云山保护为本项目提供了必要的资金支持。

 

阅读 683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东街18号   邮政编码:100714

电话:010-84239412 传真:010-84238191 电子邮箱:thjj@thjj.org 网址:www.thjj.org

© 2010-2017 九五至尊棋牌 保留所有权利 

基于理论和技术构建,配置